您當前的位置 : 首頁 > 理論園地 > 廉史鏡鑒
薛瑄倡廉 知行合一

發布時間: 2019年09月02日 來源: 中國紀檢監察報

   在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中,廉政文化是一筆極其豐厚的寶貴資源。千百年來,古代先賢圍繞“廉德”和“廉政”,都曾提出過許多精彩深刻的論述,引導人們在歷史的長河中擇善而從,享受一番道德的滋養。明代著名思想家薛瑄一生致力于實學,在其主要著作《從政錄》《讀書錄》《讀書續錄》中,積極倡導廉政文化,并且躬行實踐,為政有聲。薛瑄倡廉并知行合一的品格,既體現了其道德意識的自覺性,又突出了其道德行為的實踐性,堪為后人學習的楷模和典范。

  薛瑄年少好學上進,成人后注重在道德修養上下功夫,平日嚴格按照儒家道德行為規范進行自我對照,他說:“每天晚上睡覺時,一定要想一想一天所做的事情。行為都很合理,則恬然安適地入眠。如果有哪件事情做得不合道理,就輾轉反側,難以入眠,要考慮出改正過錯的辦法,又擔心開始時勤勉,結束時懈怠,因此用筆記錄下來,以便警戒自己。”

  儒家的道德追求成為薛瑄廉潔從政的思想根源,他主張做人要“讀正書、明正理、親正人、存正心、行正事”,“心如鏡,敬如磨鏡。鏡才磨,則塵垢去而光彩發;心才敬,則人欲消而天理明。”薛瑄特別強調“居官七要”:“正以處心,廉以律己,忠以事君,恭以事長,信以接物,寬以待下,敬以處事。”薛瑄在為政中篤實踐履,以知促行,以行促知。

  明宣德三年(1428年),薛瑄四十歲時,獲任廣東道監察御史,出監湖廣銀場。這一官職被人視為“肥差”,朝官紛紛祝賀,他即“舉古詩‘此鄉多寶玉,慎莫厭清貧’謝之”。薛瑄到任后查禁貪污,隸正風氣,并在寓所的照壁上題詩明志:“有雪松還勁,無魚水自清。沅州銀似海,豈敢忘清貧。”離任時,他兩袖清風,“贏得歸囊一物空”。據《薛文清公年譜》記載,他“在沅凡三年余,所至多惠政。首黜貪墨,正風俗,罷采金宿蠹,沅民大悅。”

  中國古代歷史上,“好官”的聲譽往往都是因“愛民”“重民”“敬民”而來,“路上行人口似碑”。薛瑄的廉政思想中,“為政以愛人為本”,“為政通下情為急”,“所謂王道者,真實愛民如子”,“為人不能盡人道,為官不能盡官道,是吾所憂也”,凡此等等皆發自內心,一直是他為政實踐活動的理論指導。薛瑄為官不僅清廉律己,而且勤政愛民,長年以“視民如傷”的情懷,體恤百姓之疾苦,感知稼穡之艱難。他認為,為官應當“盡心‘撫’字”,全心全意地安撫百姓,“誓將篤忠貞,于以守清白。上隆唐虞治,下布雨露澤。”當百姓利益和官府利益發生沖突時,他始終選擇站在百姓這一邊,伸張正義,為民請命。

  據《明史·薛瑄傳》記載,景泰二年(1451年),薛瑄任南京大理寺卿,有豪強殺人,案子久拖不決,薛瑄果敢將豪強捉來繩之以法。后來薛瑄被召回任北大理寺卿,蘇州發生饑荒,豪強哄抬糧價,吝而不借,為此激起民怨,饑民搶奪富豪的糧食,焚燒富豪的房屋,逃往海上。王文以內閣大臣職務巡視江南,定蘇州饑民兩百多人死罪,不少大臣都認為不應如此處理,但懾于王文的權勢,卻不敢提出異議,只有薛瑄竭力論辯其罪名不實,王文憤恨地說:“這個老頭還是和以前一樣倔強。”薛瑄則大義凜然作答:“辯冤獲咎,死何憾焉!”終于使兩百多人得活。

  薛瑄的從政生涯中,較長時期擔任監察御史、大理寺丞、大理寺卿等職務,主要活動于都察院、大理寺這樣的監察、審判機關。他以“不欺君,不賣法,不害民”作為“作官持己之三要”, 堅定表示“大丈夫以正大立心,以光明行事,終不為邪暗小人所惑而易其所守”,“是非毀譽皆所不恤”,并將這些道德觀念內化為精神追求,外化為自覺行動,忠實履行好自己的職責。

  薛瑄就任大理寺左少卿時,有人勸他去感謝權宦王振,薛瑄嚴肅地說:“在朝廷上拜官,到私人家謝恩,我不干這樣的事。”后來在東閣議事,公卿大夫見到王振都趨步而拜,獨有薛瑄屹立不拜。王振趨步向薛瑄作揖,薛瑄也沒有加重禮節,王振從此對他懷恨在心。薛瑄初任大理寺少卿未及數月,即因全力辯白王振之侄一手制造的冤案而激怒王振,險遭殺身之禍。然而,薛瑄既知“為政以法律為師”“見事貴乎理明,處事貴乎心公”之理,則“權勢利達無以動其心,死生利害無以移其志”,堅持將仁愛之心、天道之公、律法之正協調一致,踐行于為政之中,以公守法,以仁行法,使奸頑真正得以懲治,民冤真正得以伸張,被人們譽為“光明俊偉”的清官。當朝賢相李賢在詩中贊嘆薛瑄:“自古孤忠結主知,居官寧肯論安危。”“已把一心中道立,更看千古大名垂。”

  薛瑄一生心無旁騖地踐行自己的信念,倡導廉政文化道不坐論、德不空談,其修身立德體現在一言一行、一舉一動之中,思想的力量不斷通過行動發揮出來,從而“操履堅定,外物不移,中心自固,夫豈有私”。他的清廉自守,純粹發自本心,是其學用貫通,“致知力行”的系統總結。薛瑄有段名言說道:“世之廉者有三:有見理明而不妄取者,有尚名節而不茍取者,有畏法律、保祿位而不敢取者。見理明而不妄取,無所為而然,上也;尚名節而不茍取,狷介之士,其次也;畏法律、保祿位而不敢取,則勉強而然,斯又為次也。”今日讀來,仍如醍醐灌頂,我們為官做人怎能不見賢思齊,努力達到“見理明而不妄取”的境界,成為一名“廉之上者”呢?(史世海)

 

 

什么是胜平负